菲律宾线上娱乐

【败者美学】谭雅婷-失败也要懂得笑

谭雅婷总是错过,有时是风,有时是对手给的失误机会。好比,这次世大运金牌赛,「对手失误了,我心想太好了,我机会来了,但就坏在有了这个念头,我失误更大。」最后,她只拿了银牌。

这次世大运,谭雅婷(前)自认有拿金牌的可能,却被临场的心魔所败。(摄影/林俊耀)

又好比,里约奥运她也被看好拿牌,比赛时天色渐晚,现场温差的缘故,起了风:「现场突然起风,我迟疑了,想到底要什幺时候射才好,结果又错过了。」射出的箭偏了方向,与奖牌无缘。

回顾这些失败,谭雅婷怪的是自己:「你只要有一点小念头起来,就会影响比赛,比赛要专注,不能想我要赢,也不能想我这样做可不可以,你只能想着动作,一个接一个确实做完。」她说,竞技场上大家的技术水平都差不多,最后比的都是面对高压状态下的幽微心理状态。

谭雅婷成名的早,大半辈子都在赢,小学5年级练箭,第一次参加全国比赛就拿了金牌,19岁就破了全国纪录,同年谭雅婷在众所期待之下参加伦敦奥运:「那时候比赛一直拿奖牌,身体状况不错,也预期伦敦奥运应该可以拿牌。」没想到,她在第一轮就被淘汰,回想起来当时:「我第一次站上奥运,只觉得好多人,好可怕。」心有所罣碍,表现就受了影响。

谭雅婷从小就被喻为天才射箭手,她所属的香山射箭队一直是热门的夺牌队伍,休息室一角摆满奖牌。

少年得志,奥运比赛的反挫力量自然也加倍:「我已经这幺努力了,为何还射不好?还有外界对我期待很大,大家觉得你一定可以。没想到射得比平常还差,我不能原谅自己。」她一度放弃,荒废训练,在教练苦劝下终于回头,但仍不断活在自我怀疑的迴路里:「我连续2年的时间,一上场不管射得好不好,我都不会笑。」

原本快、狠、準的射箭风格,也因为这场失败变得犀利不再:「我每次射都觉得怕,怕失败,怕一切努力不如预期,不能原谅自己。」这种上场的莫名恐惧没有人懂,他跟一位同期的选手诉苦。这位选手跟他从小练箭,一起出国比赛,2人成绩接近,常轮流拿冠亚军。

谭雅婷说,拉弓时只要有一点分心,射出去的箭便会有所偏差。

这位选手在某次大型比赛失常,从此再也射不出好成绩,她告诉谭雅婷:「不要让一时的失败卡住妳一辈子的发展,妳难道就只有这样的程度吗?」谭雅婷的双手满是训练造成的厚茧,为了练箭全年无休,连颱风天也要冒雨到射箭馆训练,这个时候放弃,她就什幺都不是,训练的苦都没了意义。不甘心,她反覆观看自己的比赛影带,做笔记检讨,里约奥运前一年,手臂受伤不能动,她也不缺席,坐在场边看着标靶,在脑海里自己练习射箭动作:「没想到不能射的时候,我才知道原来自己这幺爱这个运动,离不开运动场。」

里约奥运还是失常了,但这次不同,她下场的时候笑了:「失败,笑一笑就好了。」赢固然值得庆幸,但在无人闻问的失败时刻,更要懂得如何自己站起来。这几年,她明白运动的终极意义不在输与赢,「更重要的是输的时候,你要如何面对自己。」世大运也失常了,她嘴里说的是遣憾,但始终还是笑的,真的想到心烦了,「我去涂涂指甲彩绘,转移一下心情就好了。」

【败者美学】宋青阳-不要想赢也不要想失败 【败者美学】陈士杰-输的时候要给自己正向能量【败者美学】谭雅婷-失败也要懂得笑

相关推荐